晚餐

all夜

萌rps总是要有颗大心脏,真人永远不会像人设一样完美。还好我算不上zqsg不用遭报应。哈哈

【康兮】劫后余生(7)

写在前面:看得出来快完结了吧~绝不留坑就是我啦( ´▽`)。对前文感兴趣的妹子可以翻我主页,之前贴链接麻烦到快把我折磨死了…



向人杰低下头去往脸上拍了两次水才稍微感到清醒,然后抬起头看向镜子,就着迷幻昏暗的射灯整了整头发。这家著名夜店的洗手间隔音很好,他几乎听不见外面音乐声和夹杂的富二代嫩模网红们的吵吵闹闹。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20%的电,几条无关紧要的消息,凌晨12点零5分的时间。

过了12点了呀,向人杰抬起头看着镜子顶上的射灯。

他来的时候10点26分。

喝完两杯10点51。

池子嗨完一波11点20。

轰走蹭到自己旁边一个上围呼之欲出的女人11点30。

和腿哥聊完新车11点47,聊完新的合作项目12点整。

现在12点05。

离收到苏汉伟最后一条微信整整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向人杰再次拿出手机点亮,解锁打开微信,点开安静的置顶的名字,是来自一个月前的一条“以后你可以直接联系梅姐,想要的话。”,和上面紧挨着的一条已经撤回的消息。

向人杰又抬头看向了镜子里的自己,挺好的,该出去了,他知道现在外面有人在等他,男人也好女人也好。自发现收敛的康帝又开始夜生活以来,这个月那些有过几面之缘就自称他朋友的男人们,就开始为他“介绍”女人,被他以“太白了是不是有病的?”、“我不喜欢太瘦的”、“老子要腿短一点的不行吗!”之类理由回绝过无数次。

但这回他们塞来的女人他找不到任何可以拒绝的理由了,更何况这女人乍看之下甚至还有点像…像…

他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


所以这个女人上了向人杰的车一点也不奇怪,他最常去住的房产并不算远,也就没有了在酒店度过一晚的打算。

快到时向人杰才模模糊糊想起房子里并没有准备该用得上的东西,想来原因也大概是之前和苏汉伟一起柏拉图得有些久了,车子里甚至也没有。好在马路对面的711还亮着明亮的白灯,向人杰和车里人说明了情况,下车过马路走进店里。

也没有需要看什么别的,向人杰径直拿过小盒子丢到收银台,有些不耐的看着收银的女生红着脸拿起盒子扫码。

“需…需要袋子吗?”脸已经红得快滴出水。

“不用。”

“呃…小伟没一起么?”好像用了最大胆量问道。

听到名字的向人杰心底一震,眯着眼打量起面前的人,确实有些面熟。

他想起来了,这个人是苏汉伟的粉丝,之前在这里碰到苏汉伟惊喜到尖叫,拿起手机就拍起照。当然被他劝删,女生也好说话,知道了是为苏汉伟好便立刻删掉了。

这次大概也是指望着又能见到自己偶像了呢。但她要失望了,向人杰想,这次他只有一个人。

旁边台子上的关东煮还冒着热气,向人杰想起来那次他们两个在家里玩游戏到半夜,苏汉伟饿的不行,于是两人一起出来,在这个小店吃了关东煮。

牛肉丸的味道很不错,海带也很好吃,自己还抢了苏汉伟吃过的半截儿呢,结果被敲了头控诉想吃干嘛不买,非得抢自己的,真是小气鬼。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大概是嬉皮笑脸的说抢来的才好吃嘛之类的话。

苏汉伟苏汉伟苏汉伟!向人杰捂住头。趴在桌子上专心读剧本的他,操作游戏大杀四方的他,躺在沙发上嚷嚷着好饿的他,被自己强压在身下红着眼睛死咬着唇也不叫出来的他。

他好想他。

向人杰抓起盒子丢下一张百元钞奔出店外,在把钱包里所有的现金塞给车里那个女人之后,调头上了去横店的高速。

好在他的大马力承受得住170迈的想念。原来如此,在遇到苏汉伟他就已经买了这个车子,但一直也没有什么存在的理由,而现在,他正好可以用它以最快的速度奔向苏汉伟,一切便有了解释。

正如他自己,生存了前二十几年毫无理由,遇到苏汉伟才让他的人生有了解释。他要用他最快的速度奔向他!

那些信誓旦旦说着“等我回来”的人也在猝不及防的离开,我能做的也只是祈祷下一个食言的人不是你而已😔

【康兮】劫后余生(6)

写在前面:中间隔了太久,当初设计的故事情节在脑子里还有一些大概,但是行文写法上可能会和之前的章节不太一样,望谅解。

说说我自己吧,现在呢处于半脱圈状态,春季赛一场没看,但还喜欢兮夜依然是all夜党!

以上。

1

2

3

4

5

马夜番外




   漫天的樱花飘落下来,把中间的小河染成漂亮的粉色,他就一个人躺在河边的树下,伸出手去,几片花瓣躺在掌心,被风吹的微微颤动。

   醒来的时候大概是凌晨,即使算是这几天来好好躺下来睡的唯一一次,时差的原因苏汉伟此时此刻也是没有丝毫睡意的清醒。

    他慢慢靠着床坐了起来,想起了昨晚上的梦,伸出手兀自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收回手去,用力的握了握。

    没有樱花树和粉色的小河,也没有躺在手心颤动的花瓣,什么也没有。旁边的人平稳的呼吸,深深浅浅。

    苏汉伟低下头看着身人的睡颜,上扬的眉毛和嘴角都乖顺安静得不行,和平时嚣张的样子判若两人。

    他晃了晃神,记忆中出现了那个低着头、带着羞涩说“敏敏才是我的小名”的向人杰。

    那是个没有樱花也很美好的梦。

    他伸出手去想摸一摸他额前的头发,却在一厘米不到的地方猝然停下。

    哦对了,他们做了。



    冲击的力道、晃动不清的模糊灯影、沉溺在情欲中的扭曲表情。

    跟这几年来记忆中所一直经历的一模一样。不是他所认识的敏敏的模样,是他讨厌的模样。

    其实也不是不知道,他和向人杰怎么说都一定会走到这一步,不管 以什么立场来说。所以就算眼睛胀得厉害,却也没办法掉下泪来。

    “我本来就想睡你。”

    苏汉伟想起来自己过来是要为向人杰庆祝生日的呀,但好像没办法从背后拿出一个蛋糕,笑着为他点上蜡烛唱生日歌,看他吹灭然后双手合十许愿了,然后两人也许会使使坏互相往对方脸上抹奶油,到最后也会来一场甜蜜的性事也说不定。

    就像现在一样,总归会走到这一步。

    说到底自己总是陷入这样的境地,原因也不是不知道,像自己这样的烂人有什么资格感到悲哀的,手中哪有什么樱花花瓣啊。

    苏汉伟重新调整好呼吸,站起来穿好衣服,简单收拾了一下,拉着行李打开了门。

    明天还有一场重要的戏,他要回去,犹豫着,还是站在门廊拿出手机给置顶的向人杰发了一条“生日快乐”。

 

 

    

    再见面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不过不知道单方面从微博头条上看到另一个能不能够算得上“见面”。

    正值婚龄长相不错的著名富二代,高调不羁的作风,在网络上的影响力比他全部三十八线网红前女友们加起来还要大,不管发了什么微博,在评论底下跟着叫老公就完事儿了。

    就这样的一个人这半年来突然转了性一样,酒吧夜店网红女友一样不见。

    有心者扒出他的LOL和苏汉伟双排的情侣名账号,顺藤摸瓜结合苏汉伟的每条微博他必点赞的行为,和苏汉伟正拍着那部戏的路透照片,里面出现他的身影。然后在豆瓣开了个长贴,“s姓小鲜肉和他的金主某著名富二代”这样的故事,分析得头头是道。

    最初网络上也是一片哗然,在他俩一致对外宣称是特别好的朋友之后,不知道向人杰用了什么法子,媒体渐渐噤了声。

    而这一个月以来,一切就像是走回原来的轨道了。“某富二代现身XX城XX夜店,一晚豪撒XX万”、“某富二代夜御两女,恢复本性?”类似的标题天天占据头条。也算是扰得苏汉伟苦不堪言,心想各家爱豆买热搜能不能上点心把这个又不是明星的人给挤下去呀!

    同样叫苏汉伟苦不堪言的是他眼前的这辆骚包的车,在路灯下身线和颜色极其漂亮张扬,引擎轰鸣在叫嚣着撕破任何东西。

    向人杰想得到的东西,全球限量的又如何,一样踩在脚下,更何况是他小小苏汉伟。

    苏汉伟自然认得出向人杰的车子,眼下正拦在他拿完外卖回酒店的路上,却并不摇下车窗解释解释一点来意。

    就这么僵持着。

    其实更让苏汉伟难受的是,自己第一反应居然是懊悔怎么穿了个背心拖鞋手提一袋外卖,实在也太油腻了一些。

    简直没救了。

    但这样下去并不是个办法,苏汉伟抬起手轻敲了副驾驶的车窗,第二手还没下去车窗已经降了下来,坐在驾驶室的人隐在阴影中,还是沉默不语,纹丝未动。

    “找我?”苏汉伟很清楚僵持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于是问得相当直白。

    “不。”那人总算是开了口。

    “那怎么会在这?”

    “…我…我路过不行吗?!”

    苏汉伟忍住上翻的白眼,上海的车能在凌晨一点路过到横店来,真的很说得通呢。

    于是不打算跟这儿再纠结,苏汉伟后退两步打算绕行过去。

    “上车!”

    苏汉伟停在原地:“如果我不呢?”

    车里的人倾过身来单手撑在了副驾驶这端的车门,总算是在路灯不算明亮的灯光下露出了大半个脑袋。

    “那我就把这里买下来。”向人杰说。


我真的很想给《劫后余生》一个完结啊,但是怎么写都像是差点儿什么。康帝再不来和小伟互动我的输入法都不记得康兮了o(︶︿︶)o

康兮舅夜小段子

二狗:“苏汉!苏汉!”

sbad:“你不准叫他苏汉。”

二狗:“why?”

sbad:“是我从他手机看到的,只有我能叫!”

二狗:…哼!不叫就不叫!”

第二天

二狗:“苏大diao!苏大diao!”[得意]

sbad:你!!!


(日常想念二狗子,微博都不想刷了…双c也要更加加油)

【舅夜】离开

写在前面:挺久之前写的,忘在那里好久了,想起来了就放一下吧。





“现在闭上眼睛睡一会吧。”苏汉伟湿热的呼吸扑向耳边,惹了陈圣俊浑身一阵酥麻。

手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想往下边去了,但语气还是很坚决:“不。”

“干嘛不?你明明很累了。”身上的人坐了起来。

“因为我闭上眼睛,你一定会走的。”陈圣俊直勾勾地盯着苏汉伟,并且毫不意外的在他脸上捕捉到闪过的一丝狡黠。

“我不会,你怎么这么不信任我。”

“你每次都是这样。”委屈的意味都要溢了出来,好像下一步就要开始哽咽着指责眼前这个人了。

“我保证我这次不会,我保证好吗?”苏汉伟歪着头笑了,露出一排细白的牙齿。

假的,全是假的,他知道。但是他从来都没办法拒绝这样可爱表情的苏汉伟,他甚至懊恼着自己的底线到底在哪里,怎么想都觉得大概是会去做任何事的吧。

“你…你发誓。”

苏汉伟认真的举起了手,有模有样的学起了韩剧里的姿势:“我发誓。”然后又重新低下身,凑近去吻住了陈圣俊的唇边。

闭着眼睛的陈圣俊直到感觉到唇上的温度消失,门被打开又关上,房间里再也感受不到任何一点关于苏汉伟的气息时,都死死的抓着床单没有睁开眼睛。

“…好吧。”他说。



梦中醒来后的陈圣俊坐了一会儿,才注意到身边ben和zero的床都空着,知道时间大概也不早了,就是职业选手也该到了起床的点,内裤里半干的粘液也叫他谈不上舒服,于是一头钻进浴室中去了。

下楼之后中单的位子上已经坐了人,从椅子背后看过去其实也看不到头顶,但屏幕中能看到刚拿了三杀威风凌凌的妖姬,用的还是他一直最钟爱的万圣节皮肤。

陈圣俊怔怔地看着,直到ben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和他打招呼,他才回过神来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然后转头对左边的人说:“god,你妖姬”。

新人小中单听到夸奖很是高兴:“谢谢圣俊前辈!”

训练室暖色灯光映出来的棕色头发和17岁的羞涩笑容。

年轻可真好啊!陈圣俊心里感叹到,然后在等着开机的空档摸出一盒薄荷糖,倒出一粒含进了嘴里。

17岁能有多好啊?是好到可以天马行空的想象自己站在领奖台上的模样,然后在每个深夜把一个版本英雄连续练上十几把。又或者会在心里藏着一个人,从不用想着几月几号才会来的分别。

不知道25岁的自己是不是会拖累这个新人呢?虽说是被毕恭毕敬的叫着前辈,但说到底是拼反应速度的东西,特别是ad的位置。自然规则由不得你不服。陈圣俊叹了口气,又丢了一粒薄荷糖进嘴里。

“圣俊前辈怎么了?”新人中单洞察力很是敏锐,安慰道:“虽然明天对手是lck的队伍,但我会用尽力气加油的,圣俊前辈别担心,咱们不会输。”

“嗯都加油。”

“只是中路要对上兮夜前辈,还是好慌啊…”

陈圣俊苦笑,果然还是个孩子,鼓励人的功夫太不到家了:“没事,他垃圾。”

“lck请的唯一一个中国外援啊,口怕…不过圣俊哥和兮夜前辈以前不是队友么,关系处得不太好吗?”

“关系…挺好的,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哦…”

不止呢,苏汉伟和自己说过,认证了是一辈子的兄弟呢,亲兄弟的那种,哥哥和弟弟的那种。

陈圣俊知道,在苏汉伟的认知里“兄弟”大概是两个男生能达到的最亲密的关系了,他把这种关系给了自己,这让他既心酸又无奈。

苏汉伟让“兄弟”这个词变得残忍起来,但陈圣俊却丝毫没办法去责怪苏汉伟什么。他什么也没做错,甚至算是对陈圣俊这些年来的行动做出了一个“回应”:看吧,我不是没感受到你对我的好,所以我也会倾尽自己对你好,所以你是我最好的兄弟。

但是苏汉伟会离开we是自己始料未及的,陈圣俊想过一万种苏汉伟离开的原因,会不会是嫌自己年纪大了太坑,或者有没有可能是训练室里常年盘旋的烟味他不喜欢,这烟味里甚至还有他陈圣俊的一份功劳,又或者那样才更接近召唤师奖杯。这样那样的原因,苏汉伟选择了离开。

离开的理由有一万种,但陈圣俊不是能让他留下来的那一个。

所以在大伙儿送苏汉伟登机时,自己最后好像还是说了“认证”。



屏幕的游戏界面跳着变成开始的倒计时,陈圣俊回了回神,在选择英雄时没有选择任何ad英雄,而是锁定了新人中单刚刚才结束的妖姬。

妖姬在新的赛季经历了所有老英雄都会经历的重做,技能机制全变了样,甚至连名字都变得面目全非。而那个限时的万圣节皮肤早就不可出售,那时候没买下来,现在也没可能属于自己了。陈圣俊选择原始皮肤开始了读条。

明天就能见到他,今晚大概率,不会再梦到他了吧。


(本来就是想写苏汉伟转会,但是lpl别的队伍可能不会去才写的lck,类似那种职业篮球运动员都会有个梦想去NBA的样子吧。)

康兮的三行情书

他们因为甜豆花咸豆花互怼了一上午
其实啊
他根本不爱吃豆花

【康兮】记录一次吃鸡

全都是脑补


12月3号23:00
兮夜:连跪十把了没意思,lol这游戏有毒,向二狗陪我吃鸡吧。
condi: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兮夜:你这个人问题很大。
condi:我的狗子们拜拜我下播了,睡觉睡觉。
condi:快组我我上线了。
兮夜:来来来,好好看爸爸这把怎么带你吃鸡。


飞机
兮夜:这航线还能不跳机场的?
condi:我们就两个人,还是打野稳当一点。
兮夜:信不过我?人帅枪刚你当我是开玩笑呢。
condi:?
condi:OKOK听你的,那就c字楼。
兮夜:谁是指挥?
condi:你你你。
兮夜:c字楼,我左你右。


c字楼
兮夜:我这楼有点问题,怎么什么都没有。
condi:小心点啊搞不好有人的。
兮夜:啊啊啊向二狗你tm…我死了!tmd二楼真有人!
condi:??有道友跳伞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人?
兮夜:绝对是个挂B隐身挂!喷子两枪我都没看清人!快去给我报仇啊向二狗!向二狗出动!go!
condi:看我不打死他。

condi:哇这个挂B买挂的钱是分期付款吧,我在他身后他都没看到的…嗯三级包…s12k…
兮夜:诶我一点游戏体验都没有,向二狗你自雷吧。
condi:这你就过分了吧。带你躺鸡都不好?
兮夜:不好。
兮夜:喂叫你自雷你开车去哪里啊?
condi:老子他妈的开车找雷去!这机场居然神tm连个手雷都没有。
condi:好了自雷了。


飞机
兮夜:打野吧跳蓝点了。
condi:OK。


某野区
兮夜:啊好烦呐,我是真的穷,两个房子搜完一把喷子一把ump,没头没甲没背包。
condi:你这运气,我好歹还一级甲一级头和m4呢。
兮夜:听你的打野结果呢!
condi:那你先在这厕所里躲一下,我去找车再来接你去L城,那里没人。
兮夜:甲和头给我!听你的打野结果呢!
condi:OKOK,你躲好。

condi:三轮车,上来吧。你坐到旁边斗里去。
兮夜:我不。
condi:坐斗里平衡重量不容易翻…行吧坐我后面也行。


第一个圈
condi:医疗箱给你。
兮夜:有没有步枪快速扩容?
condi:把我的这个给你吧。我用mini比较多。
兮夜:能量饮料来几个。
condi:就捡了一个,额…拿去拿去就当帮我背了,待会记得还的啊!
兮夜:嗯。
condi:sw方向好像有人啊,我来先狙一枪。
兮夜:哪里哪里?
condi:打中了,sw方向趴着的。
兮夜:看到了。…死了死了,哇我枪法怎么这么好啊!我god。
兮夜:摸一下…这个哥98k!嘁,一个配件都没有,管他的先拿了,别的再说。
condi:子弹袋吗?我有我有。
兮夜:诶你怎么会有,会玩98k么你?
condi:谁不知道你苏老板喜欢用98k装b,给你捡了一个留着。
兮夜:儿子真乖!
condi:不过没找到8倍镜,我mini上的4倍镜你也先拿着吧,再找找,我先用m4。
兮夜:爱上你了向二狗。
condi:…


第三个圈
兮夜:我们好肥,这把吃鸡了。
condi:刚刚打死的两个人真的富,估计从机场出来的。我m4空枪满配了。
兮夜:刚才你表现不错,来赏你一瓶能量饮料。
condi:本来就是我寄存在你那里的好吧!
兮夜:??翻水水了?不好意思我喝了。
condi:靠!你还真…你特么掉血了么你!
兮夜:奔跑速度增加了啊~
condi:苏老板你太过分了吧,我子弹不给你了啊。
兮夜:行了,来止痛药给你,刚刚摸的热乎的。别说爸爸不疼你。
condi:靠!
condi:诶诶诶!N方向有人!1个,哦不,2个2个!
兮夜:看到了看到了,我98k狙死了一个!
condi:nice nice,还有一个…好了好了都死了。
兮夜:啊啊!我凉了!他给我爆头了!尼玛他们满编好吧!向二狗你玩的是盲僧么?石头那里的脑袋你看不见?
condi:你直接凉了?
兮夜:我凉了,教你打。
condi:他们跑毒了,我先跑毒再复仇吧。


决赛圈
兮夜:你真幸福。
condi:啥?
兮夜:有队友在身后支持你为你呐喊,你不幸福吗?
condi:我幸福得想唱歌。
兮夜:打扰了。
condi:圈还不错,我就等着吧…
condi:听那边枪声噼里啪啦的我真是寂寞如雪啊,小伟那你来一首怎么样。
兮夜:不怎么样。
condi:不是给钱谢谢?
兮夜:哦,1000个墙。给你打个折,100个。
condi:…左前方树后面好像有人。
兮夜:明显没人,这么瞎怎么打职业啊还,真为你操心。
condi:谢谢你??
兮夜:跟爸爸客气什么。
condi:诶石头那里好像有动静。
兮夜:好像是呢,丢个雷。
condi:来咯刮个彩票!哟吼!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兮夜:刚刚你是不是舔走了我的医疗箱?
condi:你那不都凉透了么…
兮夜:我帮你背了一路。十顿饭不过分吧。
condi:哇你还真是…精打细算、苏老板。
兮夜:?
condi:我是说你特别适合过日子~
兮夜:二狗乖。

【锅夜?洗锅?】易弯不易断

写在前面:全明星洗锅cp小作文,圈地自萌的玩意儿不上升选手。




一大群人哄哄闹闹走进全明星训练网吧的时候,香锅正被抢了一条关键性的大龙,眼看的翻盘希望这下变得更加渺茫了起来。

“草!”重重地拍了下键盘,到底是谁家队霸这么大阵仗,让不让人安心训练了还。

一抬眼就看到we打野咧开嘴的笑,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几个意思?

香锅死死按住心里上去对刚的冲动,告诫自己要相信科学相信科学。不过等condi走近才发现他也没有在看自己,而是走在自己旁边的位置停住了,拍了拍椅子的坐垫,回过头去对后面的大部队说:“小伟坐这里,正好对着暖气。”

俊朗的ad拎着一大袋零食走过来放在桌子旁边,软萌的辅助递过一个小熊娃娃的暖手宝来,无奈道:“那我这个白白准备了啊。”

“也没有,我在那边坐,我用得上。”他们的老父亲上单放下手中绣了“xiye”名字的包,把暖手宝接了过去。

被人群遮挡住的小个子这才露出个头来,瓮声瓮气说道:“叫你们别来的,打扰到别人训练了。”

他正站在身后,大概是看到了聊天框里队友的抱怨,知道自己又被抢了龙的丑态。

“那得来,不然怎么表达你队宠的身份。”他们特别会抢龙的打野摸着脑袋笑嘻嘻。

嘁,gay里gay气。


香锅一向对和“可爱”、“萌”这类词汇沾点边的东西反感,什么小熊公仔、印着卡通头像的T恤之类,甚至于食物上,糖炒栗子这类甜腻的食物怎么会有大老爷们儿喜欢吃?小龙虾才是霸道的体现好吗。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长得可爱的男生。这里他也不想特指谁,但是在看过春决开幕视频,就是那个两队的尬视,他发现里面自己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居然一直侧过头去看斜对面we中单,表情还有点、东西。于是这个变成了“香锅最想删的视频.Top1。”

之后他偷偷对着镜子练习过无数遍,坚决杜绝那个表情再次出现在自己脸上。毕竟小虎gay我千万遍,我亦笔直永不变的钢筋直男人设不崩。

这会儿we其他人已经走了,留下中单坐在自己旁边,手忙脚乱的开电脑整理完鼠标键盘之后,盘着腿扯开一包芒果干,开了一把游戏。配上娃娃头还真是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其实他貌似也没大家传的那么矮,盘起来的腿能够到桌子,而且据香锅对刚才他站着时的观察,应该是矮不了自己半个头,只是由于身旁长期站着的打野和ad两个180+,再加上圆脸和微胖的身材,视觉上不讨好罢了。

等一下,自己这是在干什么!香锅一边心里暗叫不好,一边不动声色的把偏了30゜的脑袋摆正回来,僵硬的随手开了一把麻将。

此时此刻的香锅愿意付出十顿小龙虾的代价,换得刚刚自己脸上不是那个想起来就恐怖的表情。

应该不是,香锅讪讪地想着,更何况他正忙着对线呢,一定不会注意到自己。

“五条出了,留着吃屎?”

吓了一跳的香锅手一抖,就把自己的一对将拆了。等到反应过来时5万豆子已经送了出去。

“sorry,我以为乱将。嘻嘻。”

喂!加一个“嘻嘻”并不能使你的道歉变得更加真诚!

不过对于分分钟百万上下豆子的麻神香锅来说,5万大手一挥的事,香锅很是得意的看了看自己的存款:“你有多少豆子?”自己也不是说想炫耀什么的,只是礼貌性随口一问好吧。

“噢,再充五块钱我就能变成正的了。”

…夜哥您还是放下手中的指挥棒好好边缘ob吧行么。

“所以锅老师带带我吧。”


从这天开始到美国中野的空闲时间全都贡献给了国粹,其中大部分时间是打野对中单一对一麻将教学,另外的小部分则是中单磨着打野给他再充一次五块钱的。

自己的名字放在兮夜手里也被揉捏出了千奇百怪的形状来。教学麻将时叫“锅老师”,开心时叫“锅锅”,生气时叫“刚锅”,点外卖时又叫“叉鸡”,甚至赛后采访还差点给自己套了个“麻辣扎哈”的马甲,也只有在比赛中才老老实实叫自己“香锅”。

对这些香锅渐渐习惯了,他也习惯了每天白天的斗嘴和晚上11点下单的两份排骨外卖,甚至习惯了和这样一个才磨合了两个星期的中单的联动。Gank时的默契和游走的配合,就像跟自己磨合了两年似的一样流畅。

“天作之合”这个词总会出现在他脑海里然后再被他强硬的赶出去。就像是对着镜子一遍遍练习不做某个表情,这一点他没法儿去习惯。

可就在你小心翼翼抗拒一万件事情时,无意间漏过其中的一件便同样会被拽入深渊。

小岩雀踏着石板冲过来挡在自己和敌人之间,给了一口治疗。香锅愣住0.5秒的时间之后,还是狼狈的逃了。

其实没有你这口治疗我也不会死。

可他就是开着大招过来给了。

接受采访再回忆起这一幕,香锅注意到身旁拿着话筒认真回答问题的人红起来的脸和耳尖,最后他说完,对着自己绽开笑容时,香锅可以确定此时此刻自己脸上一定是那个想起来就觉得恐怖的表情了。

但世事本来就是猜不到开头也猜不到结局,召唤师峡谷就那么大他又可以逃到哪里去。

再说了钢筋这个东西易弯不易断的嘛。


“我这个大招治疗很值钱的。”

“嗯值钱。”

“我要吃麻辣香锅。”

“人民广场附近一家特别好吃,回国就带你去。”

“我说,我,要,吃,麻,辣,香,锅。”这次是耳语。

“回国就…你…”一向以凶狠果敢、不开团不会玩著称的电竞bb机打野瞪大了眼睛,然后低下头去,破天荒露出羞涩的表情,并且生平第一次结了巴。

“龟…龟龟。”

哼哼,被抢了大龙又怎样,一样翻盘的嘛!